网站首页 >> 资讯 >> 正文

欢乐乡村曲艺团

来源:阜阳新闻网 2019/7/1 14:40:58       浏览次数:371

 
伍明镇苏集村文艺爱好者排练节目。
  
  在颍泉区伍明镇苏集村,有这样一群文艺爱好者,他们常年活跃在偏远乡村,表演群众喜闻乐见的梆剧、快板、琴书等文艺节目,给大家带来快乐的同时,传播着满满的正能量。
  
  偏远乡村宣讲团
  
  近日,记者来到距离市区约30公里的苏集村,这里地处颍泉、太和、利辛三县交界处,2006年全省机构改革试点之前曾经是苏集镇所在地,现在隶属于伍明镇管辖,伍明镇文化曲艺团的活动场所在原乡政府大楼一楼。由于久已无人办公,这个大院显得有些空荡荡的,隔老远就能听见梆剧熟悉的曲调。
  
  走进一楼东侧的一间约30平方米的排练室,一个自编自演的梆剧小戏正唱得热闹,现代戏的唱词,传统的声腔,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在排练室一角乐队里,板胡、坠胡、曲胡、二胡一样不少,梆子、堂鼓、响板样样俱全,俨然一个半专业剧团的文武场配置。“我之前拉几十年板胡,现在缺一个司鼓,临时顶个缺。”副团长胡玖明说。
  
  这几年,伍明镇文化曲艺团经常参加各类商业演出,但劳动报酬微薄,大家一直乐在其中。在参加商演的同时,他们还排练了一些顺应形势发展的新节目,如:快板书《扫黑除恶要做到》、现代梆剧小戏《十九大带来新欢喜》、琴书《环卫工人为大家》、戏歌《老头老婆唱扶贫》、三句半《一切都是为人民》、戏剧小品《好媳妇》和《夫妻俩吵架回娘家》,一场一个多小时的演出节目不重样。“大家都很喜欢这类文艺表演,前段时间店集办庙会,大家都是自己掏车费去演出。”胡玖明说。
  
  文艺宣传基础好
  
  伍明镇文化曲艺团成立于2015年4月,现有20多位文艺爱好者加入,年龄最大的67岁,最小的42岁,属于中老年民间艺术团体。他们大部分在毛泽东文艺思想宣传队锻炼过,熟悉农村舞台特点,表演的节目群众都爱看。
  
  在现代梆剧小戏《十九大带来心欢喜》中,王金兰和寇继英分别扮演好吃懒做的王大勺和善于做群众工作的村书记,矛盾冲突体现在进村入户的扶贫工作中。“他们说我看着不好惹,就让我演王大勺,要把不讲道理的一面展现出来。”今年56岁的王金兰是颍东区插花镇人,1982年嫁到苏集,每次排练都不缺席。她告诉记者,根据剧情,在村书记多次上门劝说下,她改掉了好吃懒做的毛病,演的时候要表现出心服口服,这一点最难。不过,她以前就在宣传队唱过豫剧、曲剧、越调,对角色的把握还是有一点经验的。群众都爱看,说明这些节目演到他们心里去了。
  
  “我在宣传队的时候,演过现代京剧《红灯记》里面的李铁梅,这是一个正面形象。”62岁的寇继英告诉记者,她会唱曲剧、豫剧、黄梅戏,在样板戏《红灯记》里面演李铁梅,在《智取威虎山》里面扮演常宝,都是正面角色,这些年一直没变。群众爱听,她也爱唱,每次演出她都会放下手头的生意,哪怕不给报酬也要演。
  
  文艺创作轻骑兵
  
  “先打虎来后拍蝇,黑恶势力跑不掉,贪污受贿行不通,文艺宣传最重要……”这是团长新创作的快板书《扫黑除恶要做到》,节目时间不长,上下场加一块不到2分钟,是艺术化宣讲的形式之一。
  
  “这几年,我们结合脱贫攻坚、环境整治、扫黑除恶等中心工作,创作了不少曲艺节目。”伍明镇文化曲艺团团长李如意告诉记者,他的身份是一名村医,平时除了为周边村民提供医疗服务外,还肩负着心理疏导、政策宣讲任务。这是职业赋予他的任务,看病的过程往往就是宣讲的过程。由于艺术团是一个非正式组织,目前还不能参加文广新局的“文化惠民”下基层演出竞标,商业演出一直是主要收入来源,这就不能保证业余演员的收入。对他们来说,参加演出很多时候是一个自娱自乐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影响和教育他人。
  
  如今,随着演出任务的增加,艺术团同样面临人才断层的危机。“现在,能演能跳的演员基本上是50岁以上的文艺爱好者,农村中青年常年在外务工,除了跳广场舞外其他基本不会。”李如意说,现在农村也有不少小孩,但是他们生活的环境跟改革开放之前不同,这些传统的戏剧在当地很难传承下去。等这一批业余演员不能上台演出了,估计基层宣传也会出现新的形式。

Copyright 2005-2019 © 世纪安徽商务网 www.21ah.cn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皖ICP备11005375号-1